• 人中奇邱邦士

    2019-01-15 15:14:39

    人中奇邱邦士 宁都城东塘角村,倚山面水耸立着一幢邱氏家庙,苍松环绕,环境幽雅,这就是客家名士邱邦士的家宅和著书立说之处。 邱邦士(公元16141679年),名维屏,人称松下先生

      人中奇邱邦士

        宁都城东塘角村,倚山面水耸立着一幢邱氏家庙,苍松环绕,环境幽雅,这就是客家名士邱邦士的家宅和著书立说之处。

         邱邦士(公元1614—1679年),名维屏,人称松下先生。其先祖于唐开元间从河南洛阳南迁久居虔化县(今宁都县)。邱邦士是地道的客家后嗣。

         邱邦士年幼时家境贫困,但他嗜书如命,足不出户,博学多才,弱冠之年列诸生。二十三岁县考名列第一,督学侯峒有疑,再试仍列前茅,始服。甲申之变,明亡于清,邦士弃诸生服,与魏禧、魏祥、魏礼、林时益、彭士望、李腾蛟、彭中任、曾灿八人,隐避翠微峰,筑庐而居,躬耕自食,授徒造士,商讨学识,砥砺时令,拒不入仕清廷,时称清初“易堂九子”。

         邱邦士是九子中古文最精,学识广博,中西兼通,文理兼长的学者,名宦张尚瑗赞他:“于河洛、图书、象数,神解默契。旁及浑天、周髀、勾股、西泰之学,凡诸算术,妙绝一时。语及九章之学,必精诣出人意料。”明末清初桐城学派领袖方以智,曾着僧服访“易堂”,与邦士布算,敬服之至,退布对人曰:“此神人也。”青州翟世祺,以翰院出知韩城,对人高傲备至,唯一礼迎邦士讲易数。

         邱邦士生性静默,与人相对可数日不发一言;若谈起学识事则日夜言之不倦;要是争论事理,声高气涌,面红耳赤,脖筋暴起如箸。他住可陋,食可单,衣破无所谓,然待人接物,从不苟且大意。在他病重之前,淮安阎氏送来茧绸一匹,求为其妻铭墓,因病未作,临终前嘱家人取出茧缎,转托魏禧代书,交待结束,才溘然闭目。

         邱邦士一身节气,不攀交权贵。北游时,从不登朱门拜吏。途经山东益都县,适遇宰相孙某约请一见,他却拒道:“宰相见我无毫发之益,我见宰相有邱山之损。”然而对贫苦人则昂首相迎,见别人有难,不管自己清贫也得大方解囊相助。对学生诲人不倦,手批口讲,日夜不辍业。写起文章来,谨慎穷力,常为一字不定,数日数月不成篇。然而对所作之文,又视为“余枝”,不作传世猎名,因此脱稿后不经意保藏,顺手流失,或为鼠咬,或因人传览相失,却从不自惜。至今所见的《松下先生文集》,多为魏禧、彭中任等人拾得抄存起来的。

         邱邦士终身,是清初客家常识分子的缩影。他视明亡于清,是国对头难,本身无力勤王,却誓不与清廷协作。所以他走砥砺时令、商讨学识、授徒造士的反抗路途。他们常识广博,上晓地舆,下知地舆,晚年尤精西算、易书、历法等,都不假师授,是凭自己的毅力,奋发自学的成果。人们对他“内涵国际”不甚了解,传说他除恶扬善,能猜测天候等等,故誉他为“神人”,或称他为“人中奇”。    作者:邱常松